新消息:
    首页 > 资讯 > 以案说法

(李某律师事务所)裁定起效后,既不执行还贷责任,都不向人民法院申请资产

李某(805) 律师事务所(245) 余姚(6)

  裁定起效后,既不执行还贷责任,都不向人民法院申请资产,王某作为刑事辩护律师却明知故犯,最后被提到刑事自诉,变成拒执罪的被告。近日,浙江余姚市人民检察院移诉第一例拒执罪自述案,并就此案向王某从业管辖区司法所推送司法部门建议。

  王某是原浙江省某法律事务所的合作伙伴,2009年5月27日,宁波市某实业公司有限责任公司(下面通称机械有限公司)与该法律事务所签署《法律服务委托协议书》,彼此承诺法律事务所接纳企业授权委托办理商标被侵权行为案子的诉讼代理,及其在起诉全过程中评定网站为我国著名商标的法务。若该法律事务所未在2009年12月10日前向机械有限公司交货著名商标被顺利确认的判决,其要在5日内从已扣除的30万余元律师代理费中,退回25万余元。殊不知,该法律事务所未合同履行承诺,企业数次规定法律事务所退回25万余元代理费用无果,遂向余姚人民法院提到民事案件。

  2012年6月8日,余姚人民法院依规做出裁定,诉请法律事务所退还25万余元,并按金融机构当期银行贷款利率赔付上诉人有关银行存款利息损害,与此同时诉请如法律事务所不可以偿还以上账款,合作伙伴王某等担负连同偿还义务。

  案子裁定起效后,该法律事务所及王某等未执行法院判决书责任。2012年9月,机械有限公司向人民法院申请办理申请强制执行。

  案件执行进程中,人民法院可循方式对失信执行人法律事务所及王某户下资产开展调研,均未发觉有可供执行资产,而王某自案子进到起诉全过程中起,一直看不到足迹。

  期内,因浙江省某法律事务所的以上个人行为,浙江司法局也对其做出注销从业许可证书的行政许可。

  一次不经意的机遇,机械有限公司在网络上发觉失信执行人王某上海市区某法律事务所从业的信息内容,马上向人民法院举报线索。

  余姚人民法院立即对王某户下资产开展再度查控,但均无所获。法官依次2次前去上海市找寻失信执行人王某,在确定其已接到人民法院传出的执行通知书等裁判文书后,规定进行申请资产并期限执行还贷责任。

  以后,王某向余姚人民法院邮递了资产申报书等书面报告。原材料中自诉,其曾在多地从业,期内收益90多万元,均用以偿还日常生活支出,金融借款等,现阶段仍承受分多笔负债。与此同时,王某向人民法院帐户依次转到两万块。但自此,失信执行人王某依然未偿还剩下账款。

  余姚人民法院觉得,失信执行人王某在民事裁定书起效及法院执行期内,有收入来源于,但未用以偿还强制执行账款,归属于有执行工作能力而拒不执行,人民法院以王某因涉嫌拒执违法犯罪向公安部门移交案子,公安部门核查后未作立案侦查。

  依据《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刑事自诉程序的意见》,经余姚人民法院释明,申请者机械有限公司提到自述。刑事自诉案件审理全过程中,在法律法规的震慑下,王某与机械有限公司商议,最后确定实行和解书,自诉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办理撤销提起诉讼。

  案子尽管撒诉了,但事儿并没有告一段落。人民法院觉得,王某作为刑事辩护律师明知故犯,其个人行为危害了辩护律师的职业形象,必须采用进一步的对策。因此,余姚人民法院向上海当地司法所推送司法部门建议,提议我局对王某给予批评教育,并提升对我区刑事辩护律师的警示教育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