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
    首页 > 资讯 > 以案说法

(被告人陪审团)斯科茨伯勒男孩儿案是美国历史上的知名冤假错案:9名可怜的美国

被告人(2135) 陪审团(4) 阿拉巴马州(1)

  斯科茨伯勒男孩儿案是美国历史上的知名冤假错案:9名可怜的美国黑人青年人被测奸污了两位白人女孩,通过阿拉巴马州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联邦最高法院2次发回重审、州人民法院多次重审等程序流程,5名青年人被评定犯法并判处死刑、99年囚禁等酷刑。2013年4月,阿拉巴马州市长签定了州议院饶恕斯科茨伯勒男孩儿的提案,错判了80很多年的斯科茨伯勒男孩儿冤假错案才得到完全翻案。那麼,在法制比较健全、青睐程序正义的英国,为什么一件从没出现过的“奸污”案会义正辞严地进到法律程序,乃至通过州及联邦政府人民法院的多次审判仍无法改错呢?

  一、民声要挟下“敢打敢拼”的司法部门

  上世纪30时代,成千上万外国人在经济发展大萧条时期失去工作中,为寻找生活,一些没有多少钱的外国人偷扒火车出门求职工作。1931年3月31日,一群年青人扒上一辆穿越重生亚拉巴马农村的硬顶敞篷货运列车。车里,一伙白种人与一伙黑种人中间因琐碎产生打架,黑大家最后把参加打架的白种人所有丢下了火车。被丢下车的白种人警报后当地的警员对火车开展了地毯式搜索,最后抓出了9名黑种人青年人、2名白种人女性。为躲避扒车的处罚,白人女孩鲁比·贝茨和维秘·普赖斯假称遭受了9名黑种人的奸污。

  在那时候种族隔离情况比较严重的美国南方,黑种人奸污白种人女性决不是普通的刑事案,它涉及到种族歧视、偏见和性忌讳。说白了的“奸污”信息在阿拉巴马州小鎮斯科茨伯勒传出后,几百名白种人快速包围着了牢房,高喊“把她们放出来!”“让这些非洲黑人滚出来!”本地公安局长迫不得已要求市长派遣国民警卫队维护牢房,并立即把“嫌疑人”迁移到别的牢房。

  新闻媒体对案子开展了普遍报导。一些报刊言之凿凿地强调,经受害人和别的见证人分辨,9名被告的杀人罪行的确准确无误。群众的责任感对焦在一同评定的劣势方:两位20岁左右的白人女孩的身上。群情激愤、不杀不能平民愤的客观希望,及其与之一起产生的强劲社会舆论操纵着司法部门。为平复很有可能产生的暴动,抚慰白种人心态,大法官与控方达成一致建议:尽早审结本案。

  案发前第12天,州人民法院逐渐审判本案。开庭审理当日恰好是斯科茨伯勒镇的市集日,当108名荷枪实弹的国民警卫军将9名被告押回法院时,市集上的大家马上丢下了手头上的买卖,几千名白种人将人民法院围得密不透风。审判第一被告查里·威姆斯用了1天半,审判别的此外8名被告仅用了1天。陪审员现任主席每公布一次猥亵罪名创立、被判被告死罪时,法庭内外马上迈入一片欢笑声。正如英国联邦最高法院强调,全部法律程序是在一种焦虑不安、成见、群众欢乐的气氛中开展的。

  二、社会舆论下控辩影响力的不对等

  强劲的社会舆论造成本地沒有刑事辩护律师不愿为被告给予法律支援。最后,十几年沒有从业刑辩业务流程的70岁的米罗·标普评级临危授命,房地产刑事辩护律师史蒂芬·罗迪担任标普评级的助手。过后罗迪认可,她们既不了解刑事案件法律,都没有充足的時间掌握案件。2名辩护律师在一审开庭审理中充足展现了他俩的软弱无能:案发后罗伊·赖特仅有13岁,可辩方对一同起诉9名被告没有质疑;交叉式讯问时,了解受害人维秘·普赖斯仅用了1分鐘;关键见证人——案发前2钟头即对受害人开展常规体检的医师布里奇斯和罗伯特·林奇出庭时,辩方竟然沒有了解她们;针对受害人鲁比·贝茨和维秘·普赖斯证词前后左右不一致、相悖的地区,辩方也置若罔闻。1932年,英国联邦最高法院以辩解不全面而违背了宪法学“就在法律程序流程”为由将案子发回重审。宣判锐利地强调,此案中的黑种人被告被夺走了得到有效的辩解的支配权,夺走这一支配权“将相当于司法部门杀害”。

  在美国共产党和全国各地有色人种协进会等各式各样团队的大力支持下,重审时,被告方请出了那时候英国最负盛名的首要刑辩律师塞缪尔·雷波维兹。雷波维兹灵活运用语言表达和个人魅力进行辩解,有着78场一级凶杀案得到申诉成功、77场取得成功作无罪辩护的辉煌成就销售业绩。因为组织第一次重审的布莱尔大法官打倒了陪审员的决策,本案由卡拉汉大法官审判。卡拉汉表层上是组织开庭审理的大法官,事实上却更像检查官:对控方明确提出的其他规定,他都予以准予,对辩方明确提出的其他规定,他都予以驳回申诉。对雷波维兹坚持不懈了解有关见证人,以证实受害人普赖斯事发不久前与多位男人发生关系的作法,卡拉汉大法官也是严格训斥。陪审员合议前,卡拉汉大法官不但沒有标示陪审员应怎么使用直接证据,反倒强调,在阿拉巴马州,沒有一个女孩是自行和黑人发生关系的。

  “平衡方能永保公平。”对辩方支配权的限定促使控辩影响力极不对等,辩护律师既不可以维护被告合法权利,也没法明确提出有利于陪审员和司法人员发觉疑问的直接证据或建议,被告帕特森仍被判处死刑。帕特森感叹说,卡拉汉大法官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将他送上电椅。

  三、陪审员成见下冤假错案的积重难返

  组织第一次重审的布莱尔是一名大法官的儿子,判案十分细腻认真细致。当证人出庭作证时,他经常从审理席上走出来,观查她们的神情,细心鉴别真假,再再加上和林肯总统极其类似的容貌,大家经常把他当作公正和公平的守卫者。在布莱尔组织的开庭审理中,雷波维兹还有机会根据多个直接证据展现案子出现的疑问:对宣称亲眼看见强奸过程的控方唯一目击者,辩方确认他连受害人穿什么衣服都不清楚。被告罗伯逊的证词确认,他那时候患有病症,连行走都必须拐棍,压根不太可能像受害人说的那般,从一火车车厢跳到另一节车厢。受害人普赖斯的男朋友等多位见证人确认,普赖斯是一名卖淫女,且事发不久前,普赖斯和其男朋友产生过性行为。隐名埋姓的受害人鲁比·贝茨做为见证人到庭,确认所说的奸污从没出现过。

  在所有由白种人构成的陪审员合议前,布莱尔大法官标示:“你们不必评定被告是黑种人或是白种人——这不是你们评定的问题,你们要合议的是被告是不是用非法手段奸污了一位女性。你们不必评定辩方刑事辩护律师,不必评定本州的诸多忌讳。做为光辉执行陪审责任的中国公民,你们只需要根据开庭审理中的直接证据作出决定,而无须考虑到外边的诸多观点。”合议仅用了5分鐘,陪审员们就一个个笑着摆脱屋子,法庭上很多人都觉得雷波维兹又一次无罪辩护取得成功。意想不到的是,陪审员公布被告帕特森罪行创立并判处死刑。相信被告莫名其妙的布莱尔大法官通过痛楚的难熬,准许了被告明确提出的再次审判的决议案,打倒了陪审员的评定。这一决策断送了布莱尔的职业发展,导致其在第二年的大法官大选中落败;而被告帕特森在以后的重审中仍被判处死刑。

  1935年,英国联邦最高法院以“黑种人被轻率和系统化地清除在阿拉巴马州陪审员备选名册以外,违背了宪法学公平维护条文的要求”为由,第二次将案子发回重审。宣判觉得,阿拉巴马州严禁非洲裔外国人进到陪审员,觉得她们不具有参与陪审员的资质体现了“一种极端化的轻率”,事实上夺走了非洲裔外国人由公平的陪审员开展公平审理的支配权。

  可怜被拘押了6年之后,1937年,斯科茨伯勒男孩儿中的4人——奥伦·蒙哥马利、威利·罗伯逊、尤金·斯伯里、罗伊·赖特——在辩诉交易中出狱;而别的5人经阿拉巴马州州人民法院第四次重审,克拉伦斯·诺里斯被判处死刑,包总·赖特、查里·威姆斯、海伍德·帕特森、奥齐·鲍威尔各自被被判99年、75年、75年、20年囚禁。通过斯科茨伯勒男孩儿辩解慈善基金会等民权团队的勤奋,被判刑的5人依次得到保释。可重回社会发展后她们不但学生就业艰难,9人群中的3人竟然再度遭受错误指控,斯科茨伯勒男孩儿的标识更让她们失去陪审员的信赖,迫不得已再度坐牢。第二次入狱时,威利·罗伯逊说,“我是这些无所不在的难以置信的故意的受害人,虽然我恨自己饰演的这类人物角色,却无处躲藏。”

  直到现在,检查斯科茨伯勒男孩儿案,那类不杀不能平民愤的社会舆论,那类快捕头诉以回复民声,那类坚持不懈成见对疑问置若罔闻的作法好像既了解又生疏。殊不知,夺走9个意气风发男孩儿青春年少和随意的并不是某一无恶不作的本人,反而是爱岗敬业的新闻媒体新闻记者,寻觅职业梦想的司法官员,给自己眼里的“公正”奔波疾呼的一般群众。冤假错案的敢打敢拼与积重难返好似一个钱币的双面,体现了司法部门与民声及文化传媒中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怎样在不理性的“众怒”前头脑清醒的大脑,抵挡工作压力做出公平合理的裁判员,是全球范畴内刑事案件司法部门不能逃避的话题讨论。

  (创作者企业: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