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
    首页 > 资讯 > 法律生活

(劳动合同劳动者用人单位)王艳芳于2018年10月24日新员工入职

劳动合同(172) 劳动者(363) 用人单位(343)

  王艳芳于2018年10月24日新员工入职河南省某财务管理公司,从业代理记账工作中,2020年7月31日辞职。

  在职人员期内,企业未与王艳芳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

  2020年9月27日,王艳芳申请劳动仲裁规定企业付款2018年11月至2019年10月未签劳动合同第二倍薪水48800元及2019年10月到2020年7月第二倍工资44448.75元,仲裁委不予以审理。

  王艳芳不服气,提出诉讼。

  【一审判决】

  一审人民法院觉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要求:“已创建劳务关系,未与此同时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理应自用人生效日一个月内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根据原审人民法院查清的客观事实,企业未与王艳芳签署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要求:“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超出一个月不满意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理应向员工每个月付款二倍的薪水。”故企业应付款2018年10月24日至2020年7月31日期内未签署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双倍工资89357.5元。

  企业辩称未签订合同系经王艳芳默认,故未签订合同,该辩称建议原审人民法院不予以采取。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企业于宣判起效后十日内向型王艳芳付款双倍工资89357.5元。

  企业不服气,提到起诉。

  【二审宣判】

  二审人民法院觉得,有关未签订合同双倍工资问题,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超出一个月不满意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理应向员工每个月付款二倍的薪水。故企业应向王艳芳付款2018年10月24日至2020年7月31日期内未签署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双倍工资89357.5元。

  二审宣判如下所示:驳回申诉,检察院抗诉。

  【申请再审】

  企业不服气,向河南高院申请再审称,一、二审人民法院觉得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超出一个月不满意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应向王艳芳付款2018年10月24日至2020年7月31日期内未签署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双倍工资89357.5元归属于适用法律不正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要求、最高法院公布的指导性案例及其起效的民事案件裁判员均评定,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自用人生效日满一个月的隔日至满一年的前一日理应按照劳动法第八十二条的要求向员工每个月付款二倍的薪水,并视作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的当天早已与职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理应马上与员工补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视作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后公司单位并未与员工签订合同的,无需付款第二倍薪水。

  综上所述,要求撤消二审宣判,并依规改判企业向王艳芳付款2018年11月25日至2019年10月23日的双倍工资差值总共44741.8元。

  【高级人民法院判决】

  高级人民法院经核查觉得,依据公司的再审申请原因,此案核查的要点是企业理应向王艳芳付款双倍工资的期内范畴。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要求,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超出一个月不满意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理应向员工每个月付款二倍的薪水。

  第十四条要求,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就是指公司单位与员工订立无明确停止時间的劳动合同书。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不与员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视作公司单位与员工已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因而,假如员工认为公司单位付款用人满一年以后未签署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的二倍薪水的,不应予以适用。

  此案中,依据确认的客观事实,王艳芳于2018年10月24日新员工入职企业工作中,从业代理记账工作中,于2020年7月31日辞职。彼此未签署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的要求,企业理应向王艳芳付款2018年11月25日至2019年10月23日止11个月的二倍薪水。

  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要求,自2019年10月24日后,王艳芳与企业中间已被视作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王艳芳再认为企业付款用人满一年以后未签署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二倍薪水沒有法律根据。

  综上所述,一、二宣判适用法律不正确,企业的再审申请合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要求的情况。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一款的要求,判决如下所示:

  一、命令河南省郑州市初级法院重审此案。

  二、重审期内,中断原宣判的实行。

  案号:(2021)豫民申8769号(被告方系笔名)

  【操作实务剖析】

  《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三款要求,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不与员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视作公司单位与员工已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七条要求,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的,自用人生效日满一个月的隔日至满一年的前一日理应按照劳动法第八十二条的要求向员工每个月付款二倍的薪水,并视作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的当天早已与职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理应马上与员工补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

  操作实务中有一种看法觉得,即然视作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的当天早已与职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理应马上与员工补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假如企业未补订,需再次付款二倍薪水,本案一审、二审便是这个想法的反映。此外,一审二审人民法院有关二倍薪水从王艳芳新员工入职日(2018年10月24日)算起也是失误的。

  2022年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人社部协同公布了《关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有关问题的意见(一)》(国家人社部发﹝2022﹞9号),对于此事开展了确立,建议第二十条要求,公司单位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未与职工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视作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的当天早已与职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存有前述情况,员工以公司单位未签订书面形式劳动合同书为由规定公司单位付款自用人生效日满一年以后的第二倍薪水的,劳动异议监察委员会、法院不予以适用。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人社部的思想观点,显而易见此案高级人民法院的处理决定是合理的。

来源于:河南省职聘通劳动合同法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