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
    首页 > 资讯 > 法律生活

(煤业宣威泰和)裁判员关键点 在没直接证据证实受送达人的家庭住址或是承诺送到

煤业(4) 宣威(3) 泰和(1)

  ☑ 裁判员关键点

  在没直接证据证实受送达人的家庭住址或是承诺送到详细地址为上诉人递交的民事诉状中所述家庭住址的情形下,人民法院依照与受送达人第二代身份证上所述家庭住址不符合的详细地址邮寄送达诉讼文书无果,而立即适用法院公告,危害了受送达人正常的参与起诉的支配权,审判程序不合理合法。

  ☑ 法院判决书

  我国最高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民申620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云南师Z民科煤矿有限责任公司,居住地云南师Z县丹凤镇大石坡。

  法人代表:彭*元,该企业监事会主席。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宣威市金H煤矿责任有限公司,居住地云南宣威市板桥镇歌乐村。

  法人代表:王*,该企业监事会主席。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宣威市太P煤矿责任有限公司,居住地云南宣威市板桥镇歌乐村民委员会。

  法人代表:彭*福,该企业监事会主席。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彭*元,男,1966年2月2日出世,汉族人,住云南宣威市。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甘*文,女,1968年9月22日出世,汉族人,住云南曲靖市麒麟区。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彭*,女,1990年1月17日出世,汉族人,住云南曲靖市麒麟区。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方):肖某,男,2000年9月15日出世,汉族人,住云南曲靖市麒麟区。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魏*勇,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杨*社,泰和泰(昆明市)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异议人(一审上诉人):广西交通实业有限公司,居住地广西自治区南宁高新园区总公司路1号C3栋。

  法人代表:徐*,该企业老总。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陈*群,广西省桂成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授权委托委托代理人:潘*强,广西省桂成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云南师Z民科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宣威市金H煤矿责任有限公司(下称宣威金H煤矿企业)、宣威市太P煤矿责任有限公司(下称宣威太P煤矿企业)、彭*元、甘*文、彭*、肖某因与异议人广西交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广西交通企业)合同纠纷案一案,不服气广西自治区高级法院(下称一审人民法院)(2019)桂民初19号民事判决,向我院抗诉。我院依规构成仲裁庭开展了核查,现在已经核查结束。

  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宣威金H煤矿企业、宣威太P煤矿企业、彭*元、甘*文、彭*、肖某一同抗诉称,(一)一审人民法院未开展书面形式邮递或电话通知,立即以公示方式送到全部诉讼文书,并缺席审判,程序流程违反规定,夺走其起诉支配权。(二)《云南煤炭业务补充协议》确立标明彭*、肖某的签名均是他人带签的,且签署以上协议书时,肖某并未满13岁,不具有对应的民事行为及民事责任能力。(三)此案的借款本钱11560万余元是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未付款的精煤款,该相对应数目的精煤具体并没有交货,广西交通企业已于2018年开展转卖处理。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宣威金H煤矿企业、宣威太P煤矿企业、彭*元、甘*文、彭*、肖某不理应担负偿还义务。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十项规定,要求撤消原审宣判,依规重审此案。

  广西交通企业递交建议称,(一)一审人民法院向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宣威金H煤矿企业、宣威太P煤矿企业、彭*元、甘*文、彭*、肖某邮递起诉原材料没法送到后,采用公示方式开展送到,合乎法律要求,程序流程合理合法。(二)广西交通企业已按合同约定进行交货精煤责任,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宣威金H煤矿企业、宣威太P煤矿企业、彭*元、甘*文、彭*、肖某认为广西交通企业在2018年对合同约定由第三方管控储放的精煤开展转卖处理沒有直接证据证实。(三)肖某的监护人彭*元与甘*文均在《云南煤炭业务补充协议》及《担保协议》上签名,且由于肖某沒有单独经济来源却选购了两个房子,资产与爸爸妈妈混在一起。广西交通企业有权利规定肖某在其目前户下资产范畴内担负负债还款义务。

  我院经核查觉得,此案系合同纠纷案。在没直接证据证实彭*元、甘*文、彭*、肖某的家庭住址或是承诺送到详细地址为起诉状注明的家庭住址状况下,一审人民法院依照与身份证件上家庭住址不符合的详细地址邮递诉讼文书,导致送到不可以,危害了彭*元、甘*文、彭*、肖某正常的参与起诉的支配权,审判程序不合理合法。《云南煤炭业务补充协议》上彭*、肖某的签字处均签定为“彭*元朝”,该协议书签署时彭*达到23岁,为彻底民事行为人,彭某年仅12岁,为限定民事行为人,一审人民法院未查清彭*元朝其二人签字的法律效力。从《云南煤炭业务补充协议》承诺看,广西交通企业具体操纵着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货运站的精煤,一审人民法院未对广西交通企业具体交货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煤碳总数给予查清,从而没法真正查清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具体欠付广西交通企业钱款,客观事实评定不清。

  云南省师Z煤矿企业、宣威金H煤矿企业、宣威太P煤矿企业、彭*元、甘*文、彭*、肖某的再审申请合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九项要求的情况。我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审判监督程序严格依法适用指令再审和发回重审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的要求,判决如下所示:

  一、命令广西自治区高级法院重审此案;

  二、重审期内,中断原宣判的实行。

  法官  江*和

  审判员  黄*武

  审判员  肖 *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陈*霞

  仲裁员 黄 *

由来:鲁法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