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
    首页 > 资讯 > 守法普法

(成克杰李平成克杰广西万元)成克杰贪污案【施行企业】我国最高法院

成克杰李平(1) 成克杰(1) 广西(5) 万元(473)


\"【题 目】成克杰贪污案<?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施行企业】我国最高法院


【出文序号】法发布(2000)第三3号




【注】 我国最高法院刑事案件裁定书 (2000)刑复字第214号



全篇


被告成克杰,男,1933年11月13日出世,壮族,广西自治区上林县人,高校文化艺术,原系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曾任中国共产党广西自治区联合会组织部部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现任主席,住广西自治区南宁新区新城区所七星路片区党委宅院七星路128号。2000年4月25日被拘捕。现在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案件审理北京检察院第一院区控告被告成克杰犯贪污罪一案,于2000年7月31日以(2000)一中刑初字第1484号刑事判决,评定被告成克杰犯贪污罪,判处死刑,夺走民事权利终生,处以收走本人所有资产。判决后,被告成克杰不服气,明确提出起诉。北京市高院于2000年8月22日以(2000)高刑终字第434号邢事判决,驳回申诉,检察院抗诉,并依规请示该院审批。该院依规构成仲裁庭,对此案开展了核查,全方位核查了一审判决,二审判决评定的客观事实是不是清晰,直接证据是不是的确,充足;法律适用是不是恰当;被告犯罪行为的剧情,不良影响和伤害水平,有没有法律规定,先行判决从轻处理,缓解或是从重处罚的剧情;是不是务必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二审庭审程序是不是合理合法。仲裁庭评定后,经审理联合会第1128次会议报告并作出决定。已经核查结束。


经核查查清:被告成克杰与其说姘头李平(香港居民,提起公诉)于1993年底商讨分别离婚之后完婚,并商谈先挣钱后完婚,运用成克杰的职位便捷,为别人谋求权益,私收他财物,以便结婚后应用。1994年初至1997年底,成克杰从李平处获知,如协助广西省银兴实业公司发展趋势企业(下称银兴企业)修建南宁江南地区泊车购物商城工程项目和广西民族宫工程项目及处理基本建设流动资金等,可得到“辛苦费”,便接纳银兴企业责任人刘跃的请托,滥用职权,将银兴企业划入自治区政府政策研究室管理方法;将南宁江南地区泊车购物商城工程项目交给银兴企业修建,并规定自治州计委尽早为该工程项目项目立项;标示南宁市政府向银兴企业廉价转让该工程项目85亩商业用地;将广西民族宫工程项目交给银兴企业与自治州民委合作开发基本建设,并将该建设方由原本定的自治州民委改成银兴企业;数次规定建设银行广西省支行,工商银行广西省支行向银兴企业放贷总共RMB1亿人民币;命令自治州房改办公司办公室将房改办股票基金RMB2500万余元违反规定出借银兴企业;2次批复自治州财政厅将财政局周转金RMB5000万余元出借银兴企业;为银兴企业向国家建设部申请办理到新项目补贴款RMB1300万余元。因此,李平经手人私收银兴企业行贿的RMB29211597元,港元804万余元,将在其中RMB1150万余元交给为其转取贿赂款的港商张静海,并将贪污受贿款的状况告知成克杰。在这段时间,成克杰还合谋李平私收刘跃行贿的RMB,港元,美金,金子钻石戒指,金银,艺术品金子狮子座,劳力士等款物,累计RMB559428元,在其中成克杰经手人私收的款物累计RMB45.5余万元,均交给李平存放。


1994年7月至10月,成克杰从李平处获知,如协助广西省金融控股公司以及员工的广西省桂信实业公司开发公司联络到借款,可得到“辛苦费”,便接纳以上两个企业的请托,运用职位上的便捷,规定建设银行广西省支行和中行广西省支行各自向以上两个企业放贷计RMB1600万余元。借款均由广西省桂信实业公司开发公司应用。因此,李平经手人2次私收广西省桂信实业公司开发公司行贿的RMB总共60万余元,并将贪污受贿款的状况告知成克杰。


1997年7月,成克杰从李平处获知,国家铁路局隧道施工工程局根据广西省桂隆对外经济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老总刘新民联络修建岩滩水电厂作业区防涝弄平隧洞工程项目,如协助国家铁路局隧道施工工程局修建到该工程项目,可得到“辛苦费”,便接纳请托,滥用职权,命令自治州移民投资办将该工程项目交给国家铁路局隧道施工工程局修建;在获知该工程项目已根据招投标明确修建企业后,又立即干涉招标会工作中,违反规定更改招标会结果,使本应和建标底较低的上下游段工程项目的国家铁路局隧道施工工程局,修建到标底较高的中下游段工程项目。因此,李平经手人私收国家铁路局隧道施工工程局根据刘新民行贿的RMB180万余元,并将贪污受贿款的状况告知成克杰。


1994年初至1997年4月,成克杰根据李平接纳甘维仁的请托,滥用职权,使甘维仁由广西省合浦县县长依次晋升广西北海市铁山港区区委书记,自治区政府副理事长。因此,李平经手人4次私收甘维仁行贿的RMB27万余元,并将贪污受贿款的状况告知成克杰。除此之外,1996年初至1997年2月,成克杰还接纳钦州市派出所海城市大队原厅长周贻胜和自治州计委服务站原负责人李一洪的请托,滥用职权,向相关部门强烈推荐周贻胜出任钦州市派出所厅长,使李一洪晋升自治区政府驻京办事处办公室副主任。因此,成克杰私收周贻胜行贿的美金3000元,李一洪行贿的RMB1.8万余元,私收的3000美金交到李平存放。


综上所述,成克杰独立或合谋李平贪污受贿款物累计RMB41090373元,案发前,已所有追讨。


一审判决,二审判决评定的上述事实,有一审开庭审理时诵读,提供,质证并核实确实的证据,证据,证据,鉴定结论等直接证据确认,被告成克杰亦曾口供。之上直接证据已在一审判决书里分项目列述,的确,充足,足以认定,该院依规进行确定。


本院认为,被告成克杰在出任中国共产党广西自治区联合会组织部部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现任主席期内,运用职位上的便捷,为别人谋求权益,独立或合谋李平不法私收他财物,其方式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的要求,已组成贪污罪。成克杰与李平共商为分别离婚之后完婚聚敛钱财,由李平出来与受礼人联络请托事宜并扣除贿赂款,由成克杰运用职位上的便捷,为请托人到承揽工程项目,处理资产,职位提升等事宜上牟取权益,成克杰主观性上具备与李平一同贪污受贿的有意,客观性上具备运用职位方便为受礼人谋求利润并与李平一同贪污受贿的个人行为,因而,成克杰的个人行为具有了一同贪污受贿犯案的主观因素要素。成克杰,李平一同贪污受贿的款物由李平存放,在其中绝大多数款物由李平经手人私收,这也是二人一同贪污受贿犯案的职责分工,这种款物未由成克杰经手人私收和存放,并不危害对成克杰贪污受贿犯案的评定。成克杰做为高級领导人员,运用职位上的便捷,开展权钱交易,私收大量行贿,贪污受贿金额非常极大;其情形比较严重侵犯了我国公务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自律性,比较严重影响了我国公务人员的信誉,受到破坏了党政机关的常规工作中纪律,导致了极其极端的社会影响,违法犯罪剧情非常比较严重,应依规惩治。尽管成克杰曾透露想要将贪污受贿脏款退还,但此案的脏款是在李平的相互配合下被追讨的,成克杰的退赃表明,对此案脏款的追讨未具有一切实质的功效,且脏款的追讨,并不可以挽留成克杰的贪污受贿个人行为对我国所产生的重大损失和从而造成的极其极端的社会影响,成克杰不具备法律规定从轻处理,缓解处分剧情。一审判决,二审判决评定的证据确凿,直接证据的确,充足,判罪精确,定刑适度。一,二审庭审程序合理合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一)项的要求,判决如下所示:审批北京市高院(2000)高刑终字第434号保持一审以贪污罪被判被告成克杰死罪,夺走民事权利终生,处以收走本人所有资产的邢事判决。[page]


本判决签收后即产生法律认可。


审 判 长:李家琛


审 判 员:任卫华


审 判 员:高雅君


二○○○年九月七日


仲裁员:韩晋萍